订阅博客
收藏博客
微博分享
QQ空间分享

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

频道:社会资讯 标签:妈富隆王小蒙 时间:2019年05月12日 浏览:205次 评论:0条

文韵罗川

吟诵栏目 才翁石记

作者简介

吴林鋆,结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传播学专业,现就职于罗源县广播电视工作开展中心。她酷爱天上掉下个悍王妃研讨罗源文史,所写文章擅于从小故事中发掘内在,分析事理,启悟人生。

千载风霜传美谈,悠悠古道过罗宁。古代许多名人雅客在往复福州、宁德和浙江时,常从罗宁古道通过。漫途苦旅,行进迁徙,留下多少翰墨风流,美谈佚事。在这漫漫古道中,涌动的千百朵浪花里,有一朵最是美妙特别:它就是卧于白金六福塔寺下,走马岭上的才翁石。任年月流动,白云苍狗,它仍然静静伫立于风雨中,无声叙述着北宋苏舜元、南宋陆游与罗源白塔的一段“奇缘”。

据史载

苏舜元,字才翁,四川宝穴人,“宝穴三苏”之一。他为人精悍任气,歌德语诗豪健,尤善草书,官至三司度支判官,著有《文献通考》诗集一卷传世于今,是北宋闻名书法家。

北宋仁宗庆历年间(1041年)任福建提点刑狱,于任上路过罗宁古道走马岭,在白塔寺邻近古道边,发现了喜人的奇景:一个出现扁圆形杨梅奇古的石洞,洞旁生长着几株绿荫,如盖古榕树。树石相依,甚是心爱,令他心动神驰,赏叹不已。所以,他在石洞外壁上怅然题字,镌刻了“才翁所赏树石”六字。苏舜元的所赏所叹,为陆游与树石的奇缘,描绘了开始的墨点。

陆游,这位巨大的爱国诗人,值得咱们用最真诚的情感来思念。他聪敏好学,功名高中,却遭奸相暗害;力主北伐,志在抗金,只惜报国无门。大材小用如此,只得大手一挥,泼墨以抒胸臆:班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,是他未平的书愤;当年万里觅封侯,匹马戍梁州,是他未诉的衷曲。虽胸中一腔豪放,却不为人所了解,意气间遂为自己起别名为“放翁”。

“予为福州宁德县主簿,入郡,过罗源县走马岭,见荆棘中有穿越前方下载崖洋桔梗石,刻‘树石’两大字,奇古心爱。即令从者除观之,乃‘才翁所赏树石’六字,盖苏舜元书也。因以告县令项谨记,善作栏楯护之云。”他在《老学庵笔记》卷四中如是写道。《老学庵笔记》,是一部由陆游亲历于世、读书调查的心得,笔才智城市法流两个一百年畅赋有文学神韵,内容实在风趣,是宋人笔记丛中的一朵奇花,而陆游所写的这段才翁石小记,又是描红楼梦人物绘这朵奇花中雄淫体育队可谓清新天然的一笔。

掩卷深思,犹记那年,陆游曾策马而来,踏歌而行。那是南宋绍兴二十八年,陆游正值三十四岁,正赶赴福宁州宁德县主薄就任,年轻有为,一身轻装,策马过罗源县白塔走马岭。走马岭风光秀丽,铁嶂山千岩竞秀,白塔寺古刹高耸,天然何其坚毅而又壮美,衬得这坐于立刻的墨客,何其懦弱而藐小。但人的胸中有归于对美的感叹,又不知比物高明晰多少。陆游就是如此,在古官道上停步憩息,阅读着这俊丽山河,诗句便从他心里流泻出来。

凝视好久,他发现寺院西侧,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有一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株古榕根深叶茂,树下卧一块怪石,甚是古拙心爱。他走进,看见这块怪石上书“树石”二大字,被淹没在荒草荆棘中,忙叫侍从割去乱草,现出此石上所刻的“オ翁所赏树石”六个大字。细心一瞧,乃是北宋闻名文人、书法家、福建提刑苏舜元所书写的墨迹。跨过时空的情感共识,给诗人带来持久的心灵感动,对这树石格外怜惜。他决议抵达罗源县城时,即面见罗源知县,呼请做个护栏,好好维护这方“才翁所赏树石”。到县衙后惋惜未见知县,但并未熄灭陆游爱石之心,仍留书一封,呼请维护。

寓意味偏长

赏心会独远

大书列道旁

千古才翁石

才翁青睐赏树湖北省地图石,放翁慧眼识树石,何其美哉。树石不语,文心留名。世上从未短少发现美丽的眼睛,对这方树石的喜欢,便在千古之间撒播不停。清乾隆年间先下一任福宁知府和福州知府的四川人李拔,于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题了一首五言律诗:“千古才翁石,大书列道旁。赏心会独远,寓意味偏长。价自品题重,名因表见彰。摩挲应有讬,言象已忘言。”赋诗毕,刻碑其旁,现在其碑犹在。石碑粗砺的外表,裹挟着千年的风尘,风雨在刻痕上留下反正纷歧的纹,犹自深锁着这段美丽的遇见。

现在,心中带着一份回忆之情,再来到这儿。树石四周杂草丛生,洞旁的古树现已不在了。石头历经风吹雨打,年月在成都市它身上留下青褐斑斓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。走进细细凝视,青绿色的三角叶植物在它扁圆的头上盖着,如同长了层稠密的头发,看起来自始自终的老实心爱。洞石里靠右侧,还能看到“才翁所赏树石”六字,而本来的“苏舜元书”印章,因石头分解己难分辩。洞石底下有可容数人探入之空间,进入探视,一片阴凉。肃目好久,不知年月几许,物是人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非之感由生。洞石外李拔诗碑仍旧,面貌已含糊,遗下从前极力过的浅淡。

千古树石不老

千载诗情未灭

抚摸着印痕,抚摸着树石,回想着千年从前的诗人,似乎能在相同的情境中互相照应。走出顽石处,向上攀行,有数座老屋,皆是断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壁残垣,寂寥无人。出了白塔村,公路周围有座古庙,匾额上题字“白塔镜”,于苍莽中幽但是立。

走了良久,远远地再看树石,掩于乱垣,藏于深丛之中。像是尼坤毒打昌珉的照片在回味,又像是在守候。它在回味着千年来自己挨过的风吹日晒,那些寒霜苦冷,它在守候千年从前那双从前抚摸过它脸颊的手,那双温顺的手。

春去秋来,花开花落,佳人已暮年,诗人已作古。仰头,远望回旋扭转于闯码头走马岭的漫绵长路,山色苍莽,凄风苦雨,人迹杳无,树石却仍旧。人因欣赏了物的面貌,留下了顷刻的欢愉,物因承载了人的情感,而具有了永久的价值。立于这树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石旁,长风拂面而心生战栗:生命多么软弱而时刻短,天然如此坚毅而坚强!但是,又正是那懦弱到不值站长之家,【文韵罗川】才翁石记——大宋罗源往事,麦家琪一提的生命,赋予了这天然以野香牛根有温youjizi度的性灵,滋补这木石以逾越时刻的法力……

千古树石不老,千载诗情未灭。

问君可知罗川美?

诉不尽,千年风雨;

道不完,万种风情。

《文韵罗川》

且酿诗文美酒,试沏清韵香茶,

为君一解其间味!

内容来历:罗源县融媒体中心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春梦一场
美观的肉文